<th id="vmg4d"><track id="vmg4d"></track></th>

  • <rp id="vmg4d"><ruby id="vmg4d"><input id="vmg4d"></input></ruby></rp>

      <li id="vmg4d"><object id="vmg4d"></object></li>
      <legend id="vmg4d"><pre id="vmg4d"></pre></legend>
    1. <tbody id="vmg4d"><noscript id="vmg4d"></noscript></tbody>
        <button id="vmg4d"><acronym id="vmg4d"></acronym></button>
      1. 原創文學網

         找回密碼
         文友注冊

        QQ登錄

        只需一步,快速開始

        眾多文學瘋子正在向此處集結,歡迎您的加入?。釔畚膶W的人、尊重文學的人、傳承文學的人)
        查看: 38|回復: 2
       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

        [長篇連載] 妖魔鬼怪任荒唐(六十九)藍吹雪/浪子背包客

        [復制鏈接]
        跳轉到指定樓層
        樓主
        發表于 2019-10-5 16:48:20 |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|倒序瀏覽 |閱讀模式

        策勒那么牛的人也拉著另一位跪倒高呼萬歲,昊天坤并不大理會,好似理所應當小屁民一般。

        一輪跪罷策勒回頭:“兀那婆娘,面對大陸至尊祖宗昊天前輩,你還不跪嗎?”

        焦嬌冷哼一聲,沒跪。卻見昊天坤微微一皺眉:“當年焦越那老兒驕橫跋扈,見面倒也有禮。沒想生了個女兒竟如此不成器

        慢條斯理毫不帶煙火氣,可焦嬌陡然色變,翻身便走!沒想后面昊天宙雙掌一合,天地便一黑一抖,來自心底的轟鳴!

        只見那黑暗的天地之間,只有一個天大的巴掌,越來越大越來越宏大,直到充塞了天地,狠狠拍下來。似乎不是很快,但是氣勢足以嚇死好幾個。

        氣勢,說起來往往只能嚇唬小朋友,像他把氣勢作到如此地步能對付霸級的,據說是千古第一人。旁觀的眾人只見到他飄起揮掌,已經高山仰止忍不住膝蓋發軟吐血連連,可想而知

        焦嬌卻也是個烈性子,再說也跑不掉,雖然心中駭極,卻也強撐著向天擊出一掌、再一掌、再一掌瞬間百掌相加,用出了多年不用的絕學“洋海千重浪”,本可以累加力量對付更強對手的,可不知怎的手下發軟,無法發揮出最大能力。

        天上那巴掌仿佛攜帶了天地轟然而下,稍稍減速,卻還是繼續下降。天空噼啪爆響,竟然燃燒起來!

        焦嬌感覺自己心膽俱裂,忍不住“噗”一大口血吐出,心中哀鳴“完了!”

        “阿彌陀佛且慢!”轉眼間一聲佛號,天地回復清明,一個古樸清奇的老和尚站在那里,后面站著太乙門老道玉空子。。

        昊天坤冷笑:“戒癡啊戒癡,你也敢攔我不成?那好吧,你我已經多年沒動手了,就重來較較高下?!?/span>

        原來這和尚是大陸上僅有的幾位霸級中階之一,西覺寺上師戒癡。

        戒癡客氣行禮:“哪里哪里,我上次都不是昊天施主的對手,這次自然也不是對手。只是我佛門欠下這女人的男人、這小丫的師父一些因果,總不能看到了不管。請您手下留情?!?/span>

        見他客氣,昊天坤倒也稍稍緩和,這邊收手放開了焦嬌,卻轉向玉空子:“你門那個出云老道哪里去了?哼,當年碰到我遠遠就躲,不敬尊長!這丫頭想必是他的徒兒,好那就跟著我吧,平日洗個腳什么的也好的!”

        玉空子暗中氣惱,可明知不是對手,只得上前撲通跪了?!瓣惶炖锨拜叴笕瞬挥浶∪诉^,出云道士已經不見多年,想必已經去世,恩怨還請您放過吧?!?/span>

        “死了?他才沒死。叫什么禍害活千年什么的。你只回去找,叫老小子過來領人!從你太乙門一路跪過來就是?!笨磥砭鸵箅y到底了。

        玉空子轉頭求救,戒癡卻微微搖頭不想再多管??罩械男∮瓯鶇s高聲叫起來:“策勒你休走!大師師娘師兄,那家伙綁了師父??!”

        戒癡稍稍皺眉,老道焦嬌一聽大驚失色,再加焦嬌給叫“師娘”叫得爽,也就大喝一聲站住,打算

        昊天坤關系則冷哼一聲,貌似大意是剛跪過我的狗你們就打?雖然跟他沒屁事。

        戒癡見這情況不出面也不好,也就呼叫策勒。策勒一頓,卻已經一只腳邁出障壁,有心不理,卻聽昊天坤笑道:“那什么狗子你回來,有什么道理你說出來,本座給你做主就是!”

        策勒暗罵著卻也回來重新跪過,卻不跪老戒癡,咬咬牙說:“昊天前輩、大師,我是崔火陽的岳父,的確抓了那小子,是因為他強J我老婆??!”

        眾人輕哦,反應各不相同,自己人暗中有些面紅,心想這小子怎么又跟丈母娘搞上了?還給人捉J在床。

        小雨冰只是大叫胡說,焦嬌卻是面皮厚些:“你說強J就強J?沒準是通J。拉出來看看吧!”

        戒癡也說讓拉出來看看。

        策勒還沒回答昊天坤卻笑:“你竟然有個空間盒?本座還以為別人沒有呢?!闭f著一把抓過來,一揮手竟然強行抹去了策勒的控制印記,隨手甩甩,諸多雜物就飄然落地,包括衣冠不整的仨人,然后把空間盒系在腰間據為己有。

        既然得了好東西心情大好,昊天坤也就打算問個案,一開始便失聲笑道:“你就是那個不停搗蛋的崔火陽?連霸級都不是啊~這幫廢物”雖然這么說,卻頗含殺氣—畢竟是門派對頭呢。

        崔火陽敬意行禮問好,得了提醒便道:“策勒這家伙居心不良,挺大個霸級搞黑惡勾當偷襲我一個王級,如今他說的都是瞎話,我崔火陽這么有錢根本不需要強J,也沒有通J!”

        策勒大喊不停我都看見了他倆在一起什么的,昊天坤就問麥當娜—一般強J案,女人指證是關鍵的一環。

        麥當娜假裝站都站不起來,冷冷盯了火陽一眼,又看看女兒,心里一狠又一嘆...幾位前輩道友,崔火陽的確沒有強J我?!?/span> 又悄悄傳音:“氣息相通是因為我被策勒打傷囚禁,生命不保之下只好和他雙修療傷,也是沒辦法的事?!?/span>

        女人不配合,強J案就沒法審。昊天坤“嘿”倒也不大失望,戒癡則善哉善哉,算回護一二。

        策勒一計不成再生一計,高呼這小子沒跪老大罪大惡極,火陽卻已經躲去戒癡身后。昊天坤也不管,好似真的懶得拍死一個小盆友,卻強行帶走了小雨冰,無人敢攔。

        接下來戒癡問火陽要不要跟著自己,火陽婉拒,背起丈母娘牽起老婆離去。玉空子嘆嘆氣,也就隨行,卻打了隨時逃跑的主意。

        麥當娜趴在背上還在嘟囔:“今天放過你,是為了明日殺你!”

        “啪!你先活過今天再說吧!”

        “你股!”

        “攢一塊報仇好了!”

        接下來的日子也沒法探險了,因為麥當娜急需療傷。只是合修的話,也就減慢傷勢惡化的速度,好的丹藥迅速掉。焦嬌自己都有傷,幫不上多少,何況她天生和麥當娜脾氣不和,沒走幾步都吵了幾千句。

        說藥材藥材就來了。只聽悶聲呼嘯合砰啪亂響,那邊壁障分開,過來倆女霸,一個是女魔頭,一個是自己人慕容芳華,踉踉蹌蹌一頭栽倒,好似傷得不輕,手里還攥著一些藥草之類。

        火陽眼睛一亮,跳出去招呼。慕容芳華如蒙大赦撲在懷里,女魔頭則一驚:“干什么?小心老娘咬死你?!?/span>

        “我看你倆傷得不輕,要不要療傷?好丹藥都用光光了,要是肯的話就

        聽了火陽的建議那女魔頭沒怎么猶豫就答應了,不過要求“得讓老娘痛快痛快?!?/span>

        慕容芳華惱羞紅暈,思考一萬年,卻自知已經是老大的人,無從推搪的,再說也是自己的事,只好同意。

        角落里一番“痛快”之后,火陽取得了好幾百噸的兩份白濡、黑亮之物。說來也怪,魔頭長得那么丑,處子元精卻仍是純凈溫和的。

        麥當娜冷笑:“你以為我會跟那魔頭一般”火陽竟然撩起她遮羞布,直接就任他操作著自己的身體(經穴),雖然不是用那種常規的方式,麥當娜還是怒火再度沖起,不過看看女兒關心的目光

        拿到三份處子元精,火陽回頭望向裝傻充愣的玉空子:“來

        玉空子苦了臉:“這

        ...幫忙煉藥”(自己的元精治療不了自己、三份處子元精需交叉使用)

        結果讓大家有點失望了:三份處子元精配合不少的好藥叫他倆熬了仨鍋爛粥。

        好在吃了之后不用死了,麥當娜甚至可以勉強走路。話說她突然明白了事理,說讓大家不能困守這里,療傷可以回頭再說。于是大家繼續漫游,幾大傷員。

        路上談起昊天坤,了解稍多的焦嬌一臉的懼色:“當年老爹和昊天坤都是初階,差距不大。一次交手,老爹竟莫名其妙地為他的氣勢所攝,怎么也不能發揮出全部實力,輸了。再打一次更嚴重,后因此早夭。剛剛我也是這老真是古怪得很?!?/span>

        讓焦嬌服一個人,真不容易。

        幾番轉折,只是拿到一些藥材,傳說中的“秘藏”只發現了一個,就是那天萬千涯找到的墳頭。實際上所謂秘藏都是些上界大人物設置的,哪那么容易發現?就是發現了,搞不好還會有些特殊的設置,甚至是要命陷阱。

        看在有些藥外面沒有,大家都興致勃勃,火陽也就繼續這有些無味的旅程。一路上不時停下隱秘處療傷,顛沛流離中效果不怎地,倒也聊勝于無。

        某日一個大些的泡泡,這里已經擁了不少人,包括最牛叉的那個昊天坤和行癡,霸級幾十位!有朋友也有敵人。因為某些原因,他們暫時沒有打起來。

        女魔頭揮手離去。自家幾大女霸諸多美女過來,親親熱熱的打招呼。麥當娜猛撇嘴:“就他都瞎了眼了!”

        水靈靈的大眼睛噙著淚,小雨冰癟著嘴遙遙招手卻不過來,原因不用多想。諸多反動派輪流過去跪,包括謝狂評,望來惡毒的眼神不言自明,昊天坤卻并未找麻煩。

        這里真的發現了秘藏,不用介紹,明晃晃的大牌子就在一個通往地下的路口:紅塵藥尊別府,暫未開放。

        硬攻是不可能的,有人已經試過,霸級都給轟飛重傷。就是昊天坤看過都嚴肅地沒有去試。

        終于叮鈴一聲,洞府大門閃爍光芒,出現幾行字:共五關,過關得傳承,每波五人。別怪說明太簡單,有的連這都沒有,就是看膽子大啊。

        大家公推昊天坤、行癡幾位老資格第一波,昊天坤還帶個小家伙?;痍柲?,人家跟他客氣客氣,竟也自己走上去,就站在昊天坤身后。

        “一個土財主暴發戶~”有人嗤嗤道。小雨冰回過頭來,沒有說什么,只是面帶不舍之色—不用猜,是她跟昊天坤達成了某些交易,換得這老家伙暫不針對。

        五扇石門。走進去便一片迷茫,上不著天下不著地仿佛漂浮。

        面前浮起一面光幕,倏忽強光亮起,火陽頓時感覺給“透視了”一般,什么隱私都沒有了。該死的偷窺犯。

        光幕上面又浮現一行字:你從哪里來,本打算做什么?

        這個火陽無需猶豫?!拔覐膲粝肷鐣?,開始沒想過

        下一個問題:你的人生目標是什么?

        “我的目標就是

        第三個問題:如果天塌地陷、世界末日,你想怎么做?

        稍晚給出結果:第一關通過。

        第二關,其實是兩小關。

        第一小關,霧氣自動凝作人形,凝作修為高上一些的半步霸級高手,不要求擊敗,只要求堅持一個時辰不敗。(半步霸級一般要比王級大圓滿要強不少)

        這個地方沒外人,終于可以大肆發揮了,揚天長嘯,氣海甚至轟鳴起來!只是這“霧”人并不是想象的軟綿,反倒任性哦韌性十足,靈活得很,只是靈智差一些。

        火陽比常人多的除了裝備,就是豐厚的念力-同樣不能亂砸,除非是“屬于自己”的那部分。不過因為長期有念力錘煉,各方面的素質絕對超強,于是甚至火陽能跟他打平,倒是個練功的好靶子。

        這就算是越階戰斗吧,好像對于許多人來說不算太難?不過煉藥的應該能自保就可以了。

        第二小關,是群戰生存術。一群霧人霧妖。要求一個時辰不死。還是不難。

        第三關,要求作詩,重情懷。簡直是往槍口上撞??!

        “浮光如水瞬如星,且拾簫語和弦零。郁郁蔥蕓孰青相,朗朗潺眾我白丁。

         曾經滄外一瓢飲,再見人間幾度晴。烽遙起兮君莫醉,共襄寒夜速天明!”

        余歌繞梁,久久不絕。

        通過。

        第四關,是辨認藥材。諸多藥材的形象一一流轉,讓他辨認和說明藥性。

        第一組,是200種常用的藥材。開藥行的自然沒問題。

        第二組,有一部分是不常用的藥材。腦門汗流,不過還是勉強通過。

        第三組,有一半都是沒見過的藥材!明知不會,火陽還是把會的都盡量答了,后面的不會就說不會,能猜的就猜猜。

        果不其然-說第四關你沒通過。不過給個機會,讓表演一下“愛之大道”。

        表演?說實話,愛之大道如今對于火陽來說并非刻意操縱的玩意,好像吃喝罐頭可以,卻不會作罐頭給人吃。

        不過火陽眼神恍惚,想起自己跟許多愛人和朋友的往事。為老不尊的老道菲霜、菲雪劍盈、曲孌顏冰、顏夕荊宇那些兄弟們秀娘母女清塵師徒女霸們面上神情變幻,一會兒哭一會兒笑,一會兒咧嘴一會兒低頭,一會兒神往一會兒痛恨若是有人看到,準以為他神經了。

        不過若是真有人在場,恐怕先不說,日后有后話。

        不知道折騰了多久,火陽抬頭,看到光幕上通知:第四關通過。

        這就通過,簡直是糊弄傻小子么。

        第五關:煉藥!

        第一小關,煉三種指定藥,從普通到難,要求全部成功。

        第二小關,自選材料煉一種自己最擅長的藥。

        第三小關,從虛擬藥材中選藥模擬煉藥。

        第一步所需的藥材和藥爐已經擺在面前,當然也可以用自己的藥爐??梢?,其中有些藥材是新鮮的,有幾樣則是干制再用陣法保存下來的。

        火陽苦笑,因為他自知練習得少,煉藥水平有限。不過既然來了,哪里扭頭就走的道理?

        “我獨創的藥,叫愛,治療神傷?!眲倓偟脕淼母形蛄?,不過這應該是第二步!那沒露過面的考官也不反對,好似默認了。

        缺道具,也缺人物,那就用甜言蜜語表達吧!還可以聯想嘛。

        “秀娘想不到,我們的愛竟然因為一次意外,若是這樣,好似可感謝那陷害的婆娘了?呵呵”面上浮泛著濃濃的溫情。

        “好吧我承認,最開始,我是沉迷于你成熟美艷的身體,當然也喜歡你率真爽朗的性格,對自己說可以試著愛上你,實在不行可以作為家人相處可是后來,真的愛上了你啊”溫情泛濫成災了。

        “很奇怪,其實我對傳統的家庭不大感興趣,可不知怎的,有了你,家里就好像有個老婆了……我知道,你還在惦記老聞,我有點嫉妒,不過我會尊重你真誠的愛,我希望我的愛,能慢慢治好你的神傷

        光芒忽閃,一行字:算你通過第二小關。接下來第一小關。

        煉藥三種藥水平分別適合王級高階、霸級初、霸級初,火陽的水平不過是將級而已!這種差距可不是撞大運的問題。

        也只得深施一禮,轉身行去。

        “等等”身后竟然傳來了聲音,雖然有些怪異機械,好似后世的電子聲?!霸誓阍儆靡幌聬壑?,代替第一小關的題目。用她為病人?!辟亢鲩g,一個人影撲通落地,竟然是麥當娜!

        這樣難度可不小,要知道這女人天生就恨社會,后來因故又結下梁子,可不是好像與的!最嚴重的是根本無愛

        ——————

        藍吹雪/浪子背包客問好

        評分

        參與人數 1貢獻 +20 收起 理由
        黑衣人 + 20 贊一個!

        查看全部評分

        分享到: 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間QQ空間 騰訊微博騰訊微博 騰訊朋友騰訊朋友
        收藏收藏 點贊點贊 拍磚拍磚
        回復

        使用道具 舉報

        沙發
        發表于 2019-10-5 22:49:56 | 只看該作者
        閣下懂很多東西,所以寫作起來輕車熟路
        回復 支持 反對

        使用道具 舉報

        板凳
         樓主| 發表于 2019-10-6 09:44:18 | 只看該作者
        黑衣人 發表于 2019-10-5 22:49
        閣下懂很多東西,所以寫作起來輕車熟路

        過獎過獎。寫作基本功是包括知識面的,對于每個作者都如此。
        回復 支持 反對

        使用道具 舉報

       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文友注冊

        本版積分規則

        ?
        原創文學網招募編輯

        QQ|原創文學網 ( 豫ICP備12011738號-2 )

        GMT+8, 2019-11-3 20:30 , Processed in 0.492716 second(s), 19 queries .

        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        © 2010-2015 原創文學網 Inc.

       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
        乐福彩票app
        <th id="vmg4d"><track id="vmg4d"></track></th>

      2. <rp id="vmg4d"><ruby id="vmg4d"><input id="vmg4d"></input></ruby></rp>

          <li id="vmg4d"><object id="vmg4d"></object></li>
          <legend id="vmg4d"><pre id="vmg4d"></pre></legend>
        1. <tbody id="vmg4d"><noscript id="vmg4d"></noscript></tbody>
            <button id="vmg4d"><acronym id="vmg4d"></acronym></button>
          1. 中山 | 桐城 | 白山 | 阳江 | 泰安 | 深圳 | 灌云 | 海拉尔 | 广元 | 信阳 | 张家界 | 库尔勒 | 永新 | 铁岭 | 台北 | 温州 | 无锡 | 秦皇岛 | 海南 | 乌兰察布 | 玉环 | 台南 | 台北 | 晋江 | 资阳 | 汕头 | 德州 | 兴安盟 | 三门峡 | 醴陵 | 济源 | 台南 | 海南 | 溧阳 | 聊城 | 苍南 | 迪庆 | 渭南 | 五家渠 | 防城港 | 日喀则 | 梅州 | 保山 | 大庆 | 四平 | 禹州 | 抚顺 | 马鞍山 | 衢州 | 项城 | 琼中 | 台中 | 武安 | 枣庄 | 天水 | 灵宝 | 晋中 | 平顶山 | 沛县 | 广元 | 枣阳 | 株洲 | 枣庄 | 任丘 | 鞍山 | 池州 | 三门峡 | 江苏苏州 | 屯昌 | 石狮 | 固原 | 开封 | 潍坊 | 牡丹江 | 湖北武汉 | 惠东 | 山西太原 | 龙口 | 盘锦 | 淮安 | 东海 | 玉溪 | 伊犁 | 迪庆 | 那曲 | 衡阳 | 天长 | 山南 | 来宾 | 义乌 | 福建福州 | 偃师 | 铜川 | 新余 | 伊犁 | 黔南 | 阜新 | 神农架 | 白沙 | 天长 | 佛山 | 赣州 | 攀枝花 | 霍邱 | 佛山 | 保定 | 通辽 | 海西 | 任丘 | 衡水 | 石河子 | 江西南昌 | 西藏拉萨 | 库尔勒 | 神木 | 玉环 | 三沙 | 北海 | 阿拉尔 | 如东 | 铜陵 | 泉州 | 邹平 | 大理 | 霍邱 | 日喀则 | 西藏拉萨 | 盘锦 | 梧州 | 武安 | 大连 | 宜昌 | 徐州 | 兴安盟 | 三明 | 石嘴山 | 常德 | 湛江 | 曹县 | 抚顺 | 牡丹江 | 乐山 | 深圳 | 马鞍山 | 鞍山 | 攀枝花 | 黔南 | 鹰潭 | 东台 | 洛阳 | 白城 | 安阳 | 日照 | 白沙 | 蓬莱 | 德清 | 锦州 | 韶关 | 宁波 | 克拉玛依 | 新乡 | 临夏 | 昌吉 | 龙口 | 汕尾 | 克孜勒苏 | 延边 | 廊坊 | 松原 | 嘉善 | 建湖 | 孝感 | 义乌 | 公主岭 | 安吉 | 儋州 | 绵阳 | 台湾台湾 | 图木舒克 | 温岭 | 邹城 | 阜新 | 宝应县 | 锡林郭勒 | 漯河 | 湘西 | 宜春 | 张家口 | 醴陵 | 德清 | 济南 | 甘南 | 恩施 | 安吉 | 怒江 | 厦门 | 灌南 | 云南昆明 | 锡林郭勒 | 茂名 | 济源 | 文昌 | 金昌 | 南京 | 聊城 | 香港香港 | 台州 | 雅安 | 德清 | 乌兰察布 | 安岳 | 偃师 | 毕节 | 黄山 | 甘南 | 盘锦 | 义乌 | 鹤岗 | 桐城 | 甘南 | 和田 | 嘉兴 | 宜都 | 宝鸡 | 黑龙江哈尔滨 | 中山 | 湘西 | 南京 | 临猗 | 如东 | 启东 | 郴州 | 许昌 | 德清 | 海丰 | 湛江 | 保定 | 山南 | 资阳 | 霍邱 | 芜湖 | 渭南 | 临汾 | 南充 | 益阳 | 广饶 | 晋江 | 乐清 | 吴忠 | 宜昌 | 邹平 | 阿克苏 | 连云港 | 景德镇 | 海拉尔 | 安徽合肥 | 定安 | 滨州 | 菏泽 | 石狮 | 喀什 | 瓦房店 | 五指山 | 曹县 | 阳江 | 马鞍山 | 宜春 | 儋州 | 衡水 | 保定 | 包头 | 陕西西安 | 玉林 | 垦利 | 新余 | 神农架 | 平潭 | 天水 | 黄南 | 鞍山 | 云南昆明 | 庆阳 | 宜春 | 佛山 | 高密 | 佛山 | 普洱 | 伊犁 | 禹州 | 禹州 | 仁怀 | 大庆 | 信阳 | 靖江 | 东海 | 漳州 | 宣城 | 靖江 | 海南 | 咸阳 | 吐鲁番 | 云浮 | 东莞 | 锦州 | 大庆 | 大兴安岭 | 辽源 | 醴陵 | 威海 | 库尔勒 | 海丰 | 普洱 | 十堰 | 昌都 | 乳山 | 黄石 | 漳州 | 招远 | 海南海口 | 吉林长春 | 喀什 | 保山 | 珠海 | 鹤壁 | 瓦房店 | 德阳 | 张掖 | 乌海 | 白山 | 伊春 | 吉安 | 贵州贵阳 | 湛江 | 单县 | 五指山 | 枣庄 | 宝应县 | 伊春 | 惠东 | 邯郸 | 日喀则 | 揭阳 | 清徐 | 甘肃兰州 | 海西 | 运城 | 武安 | 白城 | 巴彦淖尔市 | 沭阳 | 霍邱 | 醴陵 | 宜春 | 中山 | 昭通 | 余姚 | 潮州 | 琼海 | 湖北武汉 | 甘孜 | 舟山 | 衡阳 | 五指山 | 云南昆明 | 淄博 | 信阳 | 霍邱 | 兴安盟 | 芜湖 | 珠海 | 嘉兴 | 齐齐哈尔 | 漳州 | 泸州 | 黄山 | 临海 | 云南昆明 | 酒泉 | 伊犁 | 孝感 | 任丘 | 枣庄 | 乌兰察布 | 眉山 | 濮阳 | 攀枝花 | 鹰潭 | 巴音郭楞 | 襄阳 | 赣州 | 定安 | 白沙 | 宜春 | 洛阳 | 大兴安岭 | 上饶 | 涿州 | 七台河 | 天门 | 中卫 | 天门 | 昌吉 | 乐清 | 大连 | 广安 | 怒江 | 滨州 | 深圳 | 甘肃兰州 | 黑河 | 阳泉 | 舟山 | 赣州 | 巢湖 | 烟台 | 陇南 | 运城 | 中山 | 迪庆 | 象山 | 宿州 | 乐清 | 泸州 | 恩施 | 盐城 | 郴州 | 台州 | 梧州 | 铜川 | 舟山 | 运城 | 天水 | 海南海口 | 文山 | 定州 | 河池 | 安顺 | 乐平 | 安阳 | 娄底 | 鹰潭 | 运城 | 汕尾 | 舟山 | 丽江 | 宜春 | 长兴 | 慈溪 | 简阳 | 海西 | 商洛 | 巴音郭楞 | 包头 | 陇南 | 安岳 | 江西南昌 | 葫芦岛 | 永州 | 神农架 | 铁岭 | 招远 | 咸阳 | 新沂 | 海宁 | 义乌 | 迁安市 | 启东 | 诸城 | 泗阳 | 绵阳 | 建湖 | 蓬莱 | 恩施 | 涿州 | 台南 | 东台 | 平凉 | 灵宝 | 定州 | 黑河 | 陇南 | 新余 | 双鸭山 | 南阳 | 永康 | 莆田 | 莱州 | 宝应县 | 衡水 | 丹阳 | 松原 | 昌吉 | 枣阳 | 四平 | 南京 | 博尔塔拉 | 常州 | 鄂州 | 陕西西安 | 招远 | 阳春 | 桐乡 | 伊犁 | 泰安 | 五家渠 | 三明 | 平顶山 | 镇江 | 东海 | 平顶山 | 济南 | 定州 | 三亚 | 扬中 | 十堰 | 黄南 | 青海西宁 | 邢台 | 铜陵 | 保定 | 大理 | 兴化 | 滕州 | 昌吉 | 蚌埠 | 广西南宁 | 抚州 | 信阳 | 大丰 | 台南 | 中山 | 内江 | 萍乡 | 晋江 | 赣州 | 东阳 | 文昌 | 河北石家庄 | 荆门 | 锡林郭勒 | 塔城 | 简阳 | 泰州 | 荆州 | 宁波 | 贵港 | 聊城 | 宜宾 | 汕尾 | 德州 | 德阳 | 宁国 | 海宁 | 寿光 | 屯昌 | 通辽 | 果洛 | 岳阳 | 通辽 | 广汉 | 涿州 | 双鸭山 | 吉安 | 锡林郭勒 | 日喀则 | 惠州 | 濮阳 | 泰州 | 德州 | 永州 | 喀什 | 泸州 | 义乌 | 新疆乌鲁木齐 | 克孜勒苏 | 宝应县 | 滕州 | 德阳 | 南安 | 公主岭 | 广饶 | 平顶山 | 新疆乌鲁木齐 | 阿拉尔 | 霍邱 | 五指山 | 大理 | 天水 | 昆山 | 常州 | 毕节 | 濮阳 | 芜湖 | 贵港 | 泰安 | 永州 | 通辽 | 西双版纳 | 宿州 | 梅州 | 宁夏银川 | 林芝 | 新乡 | 高雄 | 贵州贵阳 | 长葛 | 鞍山 | 宜都 | 铜陵 | 泗阳 | 任丘 | 芜湖 | 红河 | 白沙 | 牡丹江 | 西藏拉萨 | 长治 | 玉环 | 玉树 | 镇江 | 泗阳 | 广饶 | 郴州 | 阳春 | 南平 | 青海西宁 | 高雄 | 仁怀 | 开封 | 通辽 | 铜陵 | 辽阳 | 临汾 | 安庆 | 绵阳 | 乌海 | 抚州 | 锦州 | 东台 | 广西南宁 | 遵义 | 扬州 | 湛江 | 吐鲁番 | 牡丹江 | 邹平 | 恩施 | 金华 | 云南昆明 | 保定 | 塔城 | 滁州 | 灌云 | 咸阳 | 白沙 | 舟山 | 日土 | 保定 | 贵州贵阳 | 朝阳 | 运城 | 抚州 | 琼中 | 晋城 | 张掖 | 阜新 | 韶关 | 阿坝 | 贵港 | 鹤壁 | 龙岩 | 宝鸡 | 永康 | 台湾台湾 | 阿拉尔 | 天长 | 图木舒克 | 亳州 | 吉林长春 | 澳门澳门 | 大兴安岭 | 清徐 | 滁州 | 扬州 | 海北 | 溧阳 | 恩施 | 海南 | 梅州 | 梅州 | 日喀则 | 延边 | 吉林 | 海宁 | 平凉 | 唐山 | 株洲 | 吕梁 | 宜昌 | 江西南昌 | 通化 | 乐平 | 惠东 | 三亚 | 西双版纳 | 许昌 | 沧州 | 昌都 | 临沂 | 瓦房店 | 延边 | 丹阳 | 霍邱 | 白城 | 三门峡 | 大兴安岭 | 锡林郭勒 | 泗洪 | 湖北武汉 | 正定 | 阳泉 | 蚌埠 | 保定 | 江西南昌 | 邵阳 | 大庆 | 红河 | 信阳 | 达州 | 林芝 | 东方 | 巴彦淖尔市 | 天门 | 新乡 | 汕头 | 天水 | 菏泽 | 四川成都 | 普洱 | 东方 | 安康 | 葫芦岛 | 柳州 | 台北 | 朔州 | 仁怀 | 四平 | 定安 | 西双版纳 | 邹城 | 白山 | 驻马店 | 七台河 | 澳门澳门 | 临汾 | 邹平 | 日喀则 | 芜湖 | 遂宁 | 琼中 | 东方 | 潮州 | 白城 | 五指山 | 台州 | 宁波 | 馆陶 | 德宏 | 黔东南 | 贺州 | 大兴安岭 | 鸡西 | 衢州 | 宁波 | 铜陵 | 乐山 | 榆林 | 宜宾 | 扬州 | 盘锦 | 毕节 | 青州 | 林芝 | 湖北武汉 | 许昌 | 阜新 | 佳木斯 | 河源 | 芜湖 | 台湾台湾 | 任丘 | 松原 | 阿拉尔 | 诸暨 | 文山 | 大庆 | 象山 | 雅安 | 章丘 | 万宁 | 揭阳 | 运城 | 广西南宁 | 陇南 | 济源 | 台北 | 舟山 | 锦州 | 盐城 | 濮阳 | 临沂 | 宝鸡 | 陵水 | 迪庆 | 朝阳 | 铜陵 | 荆门 | 陕西西安 | 玉环 | 常德 | 长兴 | 大兴安岭 | 公主岭 | 淮安 | 永康 | 林芝 | 高雄 | 大兴安岭 | 乐山 | 东营 | 乌兰察布 | 陵水 | 东方 | 兴化 | 燕郊 | 兴化 | 晋城 | 石河子 | 涿州 | 博尔塔拉 | 湛江 | 昌吉 | 海安 | 阳春 | 清远 | 泗阳 | 邳州 | 绵阳 | 宁夏银川 | 昌都 | 邹平 | 宝应县 | 改则 | 燕郊 | 桓台 | 龙岩 | 义乌 | 惠州 | 三沙 | 丹阳 | 马鞍山 | 许昌 | 滨州 | 毕节 | 南通 | 济南 | 哈密 | 嘉峪关 | 浙江杭州 | 锦州 | 新乡 | 哈密 | 厦门 | 佛山 | 温岭 | 广安 | 荆门 | 汝州 | 甘肃兰州 | 潜江 | 海东 | 儋州 | 贵港 | 灵宝 | 定安 | 海北 | 湘潭 | 项城 | 菏泽 | 襄阳 | 云浮 | 鸡西 | 白城 | 牡丹江 | 德阳 | 定安 | 甘孜 | 陇南 | 金华 | 邳州 | 江苏苏州 | 喀什 | 柳州 | 许昌 | 锡林郭勒 | 塔城 | 白沙 | 深圳 | 聊城 | 襄阳 | 苍南 | 武威 | 温岭 | 湘潭 | 邳州 | 金华 | 四川成都 | 承德 | 阿勒泰 | 博罗 | 海南 | 基隆 | 广安 | 南充 | 桐乡 | 三亚 | 佳木斯 | 天门 | 抚州 | 衢州 | 莒县 | 武安 | 台湾台湾 | 株洲 | 高密 | 江门 | 石狮 | 阿勒泰 | 固原 | 淄博 | 林芝 | 垦利 | 保亭 | 宝应县 | 榆林 | 咸阳 | 台北 | 连云港 | 长兴 | 单县 | 陵水 | 晋江 | 新余 | 亳州 | 驻马店 | 清徐 | 运城 | 永州 | 内江 | 宜昌 | 保定 | 吐鲁番 | 桐城 | 改则 | 武安 | 无锡 | 晋中 | 衡阳 | 醴陵 | 抚顺 | 义乌 | 保山 | 博尔塔拉 | 保亭 | 东莞 | 漳州 | 抚顺 | 来宾 | 遂宁 | 丹阳 | 常州 | 灌云 | 怀化 | 雅安 | 灌南 | 湘西 | 赣州 | 六盘水 | 河北石家庄 | 无锡 | 锡林郭勒 | 枣庄 | 汕头 | 张家界 | 灌南 | 临猗 | 淄博 | 徐州 | 琼中 | 襄阳 | 凉山 | 海南海口 | 丽江 | 梧州 | 甘肃兰州 | 大同 | 蚌埠 | 昌吉 | 长垣 | 丽水 | 绥化 | 神木 | 忻州 | 阜阳 | 宝鸡 | 酒泉 | 黄南 | 泰安 | 山南 | 韶关 | 公主岭 | 六安 | 铜仁 | 阿勒泰 | 白沙 | 眉山 | 丹东 | 晋江 | 永康 | 榆林 | 眉山 | 株洲 | 鞍山 | 张家口 | 陕西西安 | 眉山 | 宁波 | 邢台 | 安阳 | 和县 | 安阳 | 莱州 | 云浮 | 江西南昌 | 海门 | 海安 | 德宏 | 龙岩 | 濮阳 | 温岭 | 景德镇 | 枣庄 | 百色 | 诸城 | 九江 | 安吉 | 通辽 | 晋城 | 屯昌 | 清徐 | 图木舒克 | 常德 | 玉溪 | 攀枝花 | 丽水 | 钦州 | 日喀则 | 赵县 | 厦门 | 赣州 | 如东 | 吐鲁番 | 泰州 | 资阳 | 南充 | 昆山 | 涿州 | 铜陵 | 泉州 | 绍兴 |